尉迟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yuchilinjia.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节目预告]呼伦贝尔5月6号纵横中国

2006-04-29 22:52: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615 次 | 评论 0 条

(以下内容采自帖吧)

 ……对了,不是刚从呼伦贝尔拍摄回来吗?讲讲那里吧,传说中的呼伦贝尔,天高云低,芳草连天,碧绿如洗。成群的牛羊、骏马尽享丰美的草原,一幅田园牧歌展示出草原不可抗拒的魅力。我见到的:天高云亦高,枯草连天,草色如土。成群的产妇羊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偶尔抬头看看天,像是在祈祷老天爷不要变脸,让寒冷放过她们娇嫩的囡囡。
  这次去的很艰苦,还有一晚住在零下十几度的帐篷里,一个摄像冻得根本睡不成觉。(在此十分感谢CCTV和SOHU,要是没有在启孜峰的经历,渐渐臃肿的我定然到不了天明)在我躺下睡的时候,脑海中真的想过会不会再也醒不过来,眼前浮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画面,耳旁响起了‘也许你倒下~’的歌声。但是鉴于第二天4点要起来拍日出加上行军拍摄的劳累,倒下就着了。
  这次去,我们不是要拍美景,也无心去欣赏草原的壮阔,我也没有机会去寻找近在咫尺的大兴安岭中我的鲜卑祖先留下的味道。我的工作是,劳动!
  起初,我很不愿,劳动?怎么去做成节目?谁不都在劳动吗?拍他们又多了什么意义吗?在聊天和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似乎绝大部分的同行都是这样的,他们会选择在7、8月份的时候来做节目,因为这时候的呼伦贝尔水美草肥,来拍摄兼旅游,哦不,是旅游兼拍摄。还因为草原人劳动一年、和暴风雪、和狼战斗一年,选择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放假,那达慕大会什么的都在这个时候。好山好水、好吃好喝、好玩好看,何乐不为?所以,因为这些不负责任的媒体(语自布仁巴雅尔老师,吉祥三宝演唱者、作者)我印象中的草原人每天就是在吃喝玩乐(请原谅我在儿时留下的愚昧认识),至于劳动,没见过,也就是挤挤奶,然后就放羊去了(在北方,‘放羊’一词指没人管的玩儿去了,俗称‘野去了’,因为这样的联系,也曾经让我觉得草原人放羊就是玩去了)。而真实的情况呢?一年中,草原有5个月的温度在零下,草原的零下可不比城市的,那风,呼呼的,似乎要把高于草面的一切都冻住再撕烂一样。除了牧民给自己放假的7、8月份之外,牧民的工作量大得惊人,尤其是在4月和5月初的时候,这段羊生羔、马生驹、牛生犊的时节,觉都睡不踏实,半个小时就要出来巡视一番,看看有没有新生命诞生,是否安全,有没有狼(由于十年前政府不再给牧民配枪,呼伦贝尔的狼越来越多),白天还要三次喂草,对羔、接羔、挤奶、给找不到妈的羊喂奶、还要招待我们这群饿狼等等(过程过于复杂、不再赘述、详情请看5月6号首播的节目加上上网自查资料)。这种劳累不是能简单描述的,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一场暴风雪,可能一家百万富翁变得一无所有(很像炒股呵),因为他们的财产就是羊。
  从主人家不太好的普通话里听,工作量大不是太大问题,单调才是最熬人的。是啊,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就像《摩登时代》一样,比卓别林更凄凉的是,每天都见到家里人同样的面孔,(对了,那里没有电,手机都没有信号的)所以他们见到有外人来到家里都是异常兴奋,甭管你是干嘛的。好吃好喝给你招待着有半点不周,心里就特别过意不去。
  这里面有个故事,我们在草原的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主人,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一天能吃掉你们多少口粮,一周,他说。这事我就放心里了,我还是有点良心的,把人家这里糟蹋得乱七八糟,我心里不是滋味(事先声明,我们几个不是猪,吃不了那么多,还有其他媒体十数人,他们是因为布仁夫妇回家才到来的,当地政府近十人,我们5人),还好,我的同事们也是有良心的人,第三天,我们买了些吃的喝的送了过来,没曾想,女主人悄悄地问政府的人,我们是不是哪做的不好,让他们(也就是我们)不高兴了?在他们眼里,我们去做客,吃他们的、搞得一塌糊涂是应该的,他们很高兴,他们只要见到客人就高兴!他告诉我,我们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他很不高兴。

  淳朴,在我心中的净土西藏,我没有机会见到,在一个我本不怎么感兴趣的、和我家乡邻接的内蒙古的一个小帐篷里碰上了。我狭隘的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给我建立的铜臭观在面对纯净的时候也着实尴尬了一回。不过,如果再来一回的话,东西我还会买的,哪怕他指着我鼻子骂一通,哪怕他把我赶出帐篷。也许很多人吃了、喝了、拿了、给人家霍和的一塌糊涂之后一抹嘴一拍屁股就能心安理得的走了,但我不能,我相信,看这个帖的很多人都不能,那我浴池得给你鞠一躬,按理说,这一躬不是您应得的,这么做是我们应该的而已,但这年头,还有这心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然我也没什么高尚的,我很俗,像牧民的待客之道我就做不到。出淤泥的时候还是被染了……
  这节目就说到这儿…

4月初的呼伦贝尔



吉祥三宝:大宝Double:布仁巴雅尔、乌日娜;小宝:英格玛


羊妈和刚降生2天的孩子


这个季节地上的枯草


草原上巨大的牛便便,不要说恶心哦,这是草的肥料、牧民的燃料,是宝哦

 

我们去的这部分呼伦贝尔草原的特点是邻接大兴安岭,所以这是绝无仅有的有柴烧的牧区,以下是两张我在接壤地带的照片,天气很冷,所以很“拉风”



再来看我的同事们,首先是导演:俗称“法国人”


接下来是主摄像师涛,在草原上的那个低温的夜晚,我睡着,他拼命的抱着我,据说在冥冥之中我夺走了他的被子(我们两人盖同一张小小的),导致他彻夜未眠(冻的),第二天就发烧了,又导致我多干了一份摄像的工作,这就是传说中的“辩证唯物论”吧,作用与反作用。

还有我们来友情客串来做摄像的阿张

 

自个看吧,纵横中国 首播 5月6号 15:50

                                 重播 5月7号 04:30  19:00(大概是吧)

ps.4月28号娱乐新闻的布丁真的很难吃……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点子征集]关于在呼伦贝尔草原上…      下一篇 >> 烟屁、暗疮、世界杯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yuchilinjia

人家有文化,人家有生活,我只会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